【古體詩】無題

晨曦透屏帷,燕躍蓊翠枝。


鏡湖理紅妝,落花為香脂。


倚欄獨撫琴,長門曲中悲。


夢裡君還至,銀鯉笑余癡。


~<無題>2006秋 ‧第一首古體詩


  太巧合的詩情,會不會變成一種無所遁逃的神秘預言。


  我的大二寫下的生硬的詩,沒有情感的旁證卻可以建構一場虛無縹緲的愛戀。後來我覺得這是一首太悲傷太孤單的詩。


  有人質疑的問我,對愛情真的沒有懇切的期盼?他的眼神顯得有點不可思議。「我沒有遲疑的說我太孤僻因此無法學習兩個人相處、我沒有怦然心動因此一直不為所動。我不懂你所說的對愛強烈、熱烈的期盼。真的不懂。」但是倒沒有人願意相信那一份單純的心如止水。愛情,我是很久很久都沒有遇見過的了。媽媽說照顧我很久很久了也希望有人接管這樣的責任,畢竟她希望她的女孩有人保護有人愛惜。我說媽媽,上帝已經將那一份禮物準備好,但是同時也開了一張很長很長的學習清單。喏,你看,我的天使就在另一頭。


  我猜C.H說他想要我好好的,是自以為是的,出於對逝去戀情的愧疚不安:「我過得很好,你卻孤影一人」。沒有必要釋放出一種偽善的關懷。我發誓,當我轉身離去的時候,眼神中絕不會透露出一絲的卑微,就算我根本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拿得起放得下。


  後來的後來,我把詩送給了Z.K(不為甚麼的只是偶然的一個下意識動作),他回贈一首曲,Massenet Meditation from Thais。我笑說那是粵語長片中苦情戲碼的配樂,悲情的叻。他說那是情歌。


  我不能夠解釋為甚麼我會這麼不可自拔的跳下自己挖的坑(這是「自盡方法一百種」中的ㄧ種嗎?)。這個偶然闖進我生命的男人啊,暫時讓我們追逐的速度緩慢下來吧。就將未來交給未來吧。


 


2009, March 13.


蘇菲亞@台北‧公館


啊,氣溫驟降的黑色星期五。
今天台北忽地從夏天的氣溫走進一個巨大的暴風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