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樓後座】我們八字輩這一代


我是中國文學專業,而好友P是念英國文學的。我們常用所擁有的有限知識和視野去辯論一些觀點。我們討論女性主義、文化差異等,東西方觀點平行、交錯,我們喋喋不休的陳述自己的看法,有的時候你必須搶表達意見、立場,有的時候面紅耳赤的互不相讓。

P通常這樣做結論:挑高眉毛,表現得非常微妙的因為接受不一樣的思想教育,所以養成了我們這兩個不一樣的人。這可能聽起來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話,但是在一個課題上兩種不一樣的聲音碰撞交融出的收穫是不可言喻的滿足。我們不是什麼不得了的大學生,更加是十分平庸的,但是有一點點的理想和憧憬,有對大學文憑應有重量的自我規範,並且眷戀巴黎左岸咖啡館那樣的思想激辯。

我迷於曾經發生在北大的文化運動、學運精神,但是並沒有選擇到那座舊城去留學。不管是什麼因素,我在這個華人地區號稱自由民主的新興城市──台北,蒙混的過了4年。

我那些不切實際的浪漫情懷給了我現實與理想之間落差的打擊。來自台灣各地最了不起的年輕人,聚集在這裡,優秀的人固然很多,但是不管是教育制度或者社會的錯,部分的人顯得有些壓抑、表達能力或行為失調,念社會學的朋友說那可能是亞斯柏格症的症狀(對於社會互動性、社會化、社會認知等方面有困難)。

年輕一代對一切表現得有點漠不關心,新鮮的野草莓學運顯得有點戲劇化。在中國所謂八十後一代也和大多數的新一代一樣接受先輩痛心疾首或者無可奈何的批判。

我們的中文系教授常常感嘆一代不如一代。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周而復始的感嘆華人學術界的傳承關係式微和新一代的不自重自愛。教我們聲韻學的徐老師,我記得他有一次激動得嗓門越拉越大,最後聲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但是我們卻不十分認同老師對美國那種朝拜式的景仰,覺得是時代吞噬了我們,並不是誰的問題。偶然課堂上意外的掀起了小小的你來我往的討論,這是難得的激情我總顯得欣喜若狂。我沒有像舊時代打倒孔家廟那樣推翻老先生的看法,只是21世紀的時代交替,難以釐清的思想錯節有很多值得探討與商榷。我想可以將各種因由歸納整理成一篇關於這個倒置時代的報告書,不是字字控訴,而是有喜有悲。


星洲日報/副刊文:陳楚賢2008.12.02


 


p/s:我心煩擾的近來,老文章充數。 

2 thoughts on “【六樓後座】我們八字輩這一代

  1. 果真一代不如一代,老一辈费尽了心思,始终捉不住八字辈的心,社会的演变,物质的诱惑,新鲜感。

    有些旧思想就是没办法在这个社会被应用,就算站在经济学的角度,理论与程式也随着时代而转换。

    如果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冷静心情去看待每一件事情或研究,一定有办法做到像以前一样。

    对吗?

    • 對, 集中力。 這個時代可以做的事情太多,這個時代也太「花俏」,實在令人容易分心。

      :)抱著哲學凱旋歸。謝謝你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