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樓後座】圍城



 你的成長過程是否也和我一樣,對於道德標準、為人最後的底線的討論上累積很多的疑惑與矛盾。「公明正義和現實利益衝突,你選哪一項?」我說「士可殺不可辱。」A君側頭望向遠方淡淡的說了「傻」,B君倒抽一口氣說我很特殊(我懷疑「特殊」兩個字的詞性──褒、貶或是中性?或許是由於無法分類的形容詞。),C君雙手搭在我的肩膀用力搖晃,叫我不要那麼的憤世嫉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人生是不是有太多的不穩定分子,因此仁義道德僅供參考,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好傻、好天真。是不是只有用「無可奈何」來蓋括,才夠全面,才能夠全身而退。我怪罪武俠小說給我建造一個成人世界的童話。資本主義的世界裡,我沒有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條件,傲骨卻只有讓窮人落魄;讀《共產黨宣言》,資質平庸沒有讀懂,只落得讓別人覺得你很左。

十九歲的中國文學系大學新鮮人,課堂上對老師解說的文學意義似懂非懂。二十二歲時恍然大悟:不圖改變世界、不創造神話,只是在追求以「我」為真的真理,置身社會邊緣,在矛盾中載浮載沉,不一定找到答案,還可能挖掘出更多的問題。書寫是一種整理,不推卸承擔疑惑、矛盾的責任,為自己釐出一套標準,不是高不可攀的象牙塔學問,而是在生活中和自己坦誠相對。

我企圖用文字反問自己是非對錯,人生哲理卻沒有黑白分明這麼簡單。解構、重建、再定義龐雜非常的人生命題,文字的數量應該可以砌成論文集,厚度則不可知。那似是一場逃亡行動,逃離人生十字路口的喧囂(卻又給自己製造新的喧囂)。我蹣跚而行,在桃花源築起城牆,把自己置放在一個用自己的文字建構出來、安全無虞的城鎮裡,還是建造囚禁普世價值觀的「文字獄」,以革命之名「反淘汰」現實世界中生存遊戲的適者生存定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