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一):新山老城區

在那段旅台的日子,我看《台北生活的一百個理由》,幾個年輕人書寫他們的台北,回頭看我不曾仔細端詳的家鄉,暗暗希望除了從他人的文字或影像中認識的新山,我可以自己去發掘、把玩這座小城的美麗與哀愁。


 


很希臘的天空、很西雅圖的咖啡館、很京式海派的胡同巷弄?


真正的生活從來不在他方,新山就是新山。[1]


 


朋友SHU從吉隆坡南下在我家小住,我帶她到市區感受新山。從我家搭123路公車,從新山的外圍的地不佬區到新山市區需要四十分鐘。搭公車是我喜歡移動方式,看著不同膚色的人穿梭流動其間,點描邊城印象派畫像。


 


那天我們走過被覆蓋的沙玉河上方的星光人行步道,走到「小印度」正逢屠妖佳節,這街喧鬧著寶來塢的華麗和瀰漫濃郁的茉莉花香。我們穿過色彩斑斕的歡愉節慶,走進直律街上肅穆沉靜的柔佛古廟,一座幾經風霜波折的新山百年老廟。信徒投入香油錢,廟祝咚咚敲鑼奏報上帝,香火迷離。午後,傳來的穆斯林禱告聲在我們的頭頂上暈開。這是馬來西亞,文化融合得這麼巧妙這麼不著痕跡,這麼美麗動人。


 


沙玉河如今是被覆蓋在水泥鋼板底下不見天日,我來不及參與她作為母親河的過去,我的中學時期學長驅車帶我們到「渠畔」食攤覓新山在地的美味,她已是嚴重汙染的腐臭溝渠,無從想像曾經清澈見底、詩意盎然的沙玉河。如今我走在近年開闢的行人徒步區,畫上東南亞風情濃郁的芭迪圖形因無持續經營已然磨損,被漆上粉色系的藍、紅、黃、紫色的陳旭年街、直律街、黃亞福街的老建築失真。


 


在小巷裡找到用傳統的柴窯烘烤麵包的協裕麵包西菓廠,供應著簡單餐單(碳烤麵包、生熟蛋、咖啡、茶)的錦華茶餐室,也有幾家新式的特色咖啡館,給老街注入新生命。


 


然後在巷尾鑽進新山華族歷史文物館,走過百年新山。


 






[1] 《在台北生存得一百個理由》裡有一頁寫著:台北不是紐約;台北不是巴黎;台北不是東京;台北不是倫敦。它的隔壁寫:真正的生活從來不在他方,台北就是台北。


 

14 thoughts on “邊城(一):新山老城區

  1. 還記得我第一次到新山,是到寬中參加辯論賽。當時我們辯論團隊的其中一篇稿子就是提到紗玉河和黃亞福街的污濁與嚴重受到污染。

    闊別多年,我現在就生活在這座城市裏,我在開屏山莊,可我卻始終沒走過這兩個地方。我視這座城市為“游子城”。

    期待從妳的文字裏更加認識這座城市。

  2. 我在Jusco Tebrau 附近的 Taman Pelangi Indah.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其實常常在市區走動,也開車走過妳文中的景點,只是未曾停下腳步看看那邊的人事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