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11

【六樓後座】給最親愛的八十後

親愛的八十後:

我們抱怨那呆板陳腐的一代人,嘲諷辦公室官僚作風,嫌惡他人輕視的眼角,厭煩囑咐叨念,言語間卻處處體現著我們的無知;我們自認想法思維超前,夢想、抱負如此偉大精采,感慨身不由己,炫麗的舞台總是沒有自己的位子,行動力卻是遠遠不足。因此,我們揹著「八十後」這個帶有負面意義的標籤。

親愛的八十後,告訴自己,該放下那不可一世的自負與驕傲,道德倫理的價值觀上的不認同,面對不正義的事情,我們絕對可以自信的拒絕、反擊(你不是對於革命年代充滿了浪漫的想像嗎?那不正是能夠體現新一代自許的勇敢、我們所重視的發言權?)。但是千萬不可以忘記我們需要謙卑地去學習,花更多的時間去思考、累積更多的智慧。夢想絕對不能夠靠一味的莽撞就能實現,這路上是要經過縝密的計畫,用盡心思和努力讓它壯大。

親愛的八十後,我們一點都不偉大,要記得時代從來沒有對不起我們,終究都是我們自己對不起自己。那些血氣方剛的衝動與固執,讓它留在年少,就在成長得分岔口,我們轉身道別那曾經是最美麗的輕狂不羈。



希望能夠壯大自己的

蘇菲亞



星洲日報‧副刊‧星雲2011/06/29 


04/14/11

鳥兒的新生活

鳥兒未知的新生活。

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已經2個多月。這些日子以來,那些心情上的轉變,繁枝錯節竟不可考。
我的理想依然簡單,就是當一個不計較的付出、刻苦真誠的八十後,熱血非常。
被框架、糾結的精神狀態,我試圖撫平,然後釋放出瘋狂。

十八歲後不斷遷徙,我把生命看作一次又一次的出走流浪,至今命運對我總算是眷顧的,運氣都好。
選擇沒有好壞,反正每一種體驗經歷,都讓生活值回了票價。
無論她呈現什麼樣貌,我希望能夠深刻的留下一些什麼,往後可以清晰的回憶起的。

縱使沮喪有時,挫折有時,但我喜歡現在的新生活







後來我發現夢想不能夠一味莽撞。這段悠長的旅行是縝密的計畫再加上命運的驚喜

02/6/11

邊城(四.1):蘇秉衡印務館

 

我又帶好朋友去蘇炳衡印務局了。老爺爺說,故事我聽三次了,下次我再來,該由我做導覽了,(我想爺爺應付我應付到累了哈),我希望可以有很多很多下一次,故事可以一直被傳講下去。老的時候,可以抓把扇,在老老的樹下,講老老的故事給年輕人聽。

 

 

時間不斷推移前進,再多的文獻都不足夠我們想像、還原任何一個事件,會有多少的來不及被述說的故事?我們匆匆走過的黃亞福街、陳旭年街、直律街,除了那些報章、社會比較注意到的,那些我不能翻譯的語言、不善言辭裡面,到底會錯過多少,瑣碎而貴重的故事?



02/5/11

愛情(三):無以名之

完全沉浸在炫目的貪戀之中,我捏造了一個戀人的形象,就算缺乏了愛的本質也假裝我愛你然後我就不小心愛上了你,佯裝成失控的妒意與佔有慾輕易的就反轉掌控,在一切混淆糾結那時候我深深陷溺在自私裡頭,撕著肉,大口大口啃著自己新鮮的肺臟,邪惡的舔著滿嘴角黏稠的血慌張胡亂的用雙手擦拭得一塌糊塗,自虐的延長那鑽心的痛,信仰著痛楚是給靈魂最美好的修練,貪婪的希望將它轉化為精闢的詩和震懾的短文,情慾早洩以前遍嘗扭曲的狂熱。

記/有一段時間我相信,文字是給自己看得懂卻又不傷害人宣洩的工具,所以說得特別隱晦,那是偽文藝。而部落格作為傳播的管道,它讓我滿足於發洩又讓人摸不清頭腦,讓人去恣意揣測。

後來文字才漸漸變成傳達自己想法/說故事/分享的工具,然後就開始改在大紅花書寫,告別無名(Wretch)時期。

11/22/10

邊城(三):黃亞福街的日與夜

  新建的店舖樓房之間,夾著有幾戶老舊的房子,外牆斑駁已經長滿青苔積累一層垢泥,從生鏽的鐵支架起的窗戶望去是蒼白的日光燈管,生活顯得如此面黃肌瘦,日程表是千篇一律的路線圖,日子不斷重疊,只是面容日漸蒼老。


  從店面旁窄暗的樓梯蜿蜒而上,梯間貼滿了各式廣告,高效免抵押貸款、滋陰補陽、招租,還瀰漫著一股騷味。二樓的舊房發黃的牆很久未髹過了,廳裡原本淡紫色櫥櫃早已變色走調,三夾板的表層爆裂磨損,擺設八十年代流行的塑料娃娃你一手摸上去黏澀澀的,過期的報章堆疊在茶几下,桌腳有嗑過的瓜子殼,淺綠色的塑料地板鋪墊已經經歷整整三個年代。廉價摺疊桌攤開就是餐桌,擺放著今早你砍來的五塊錢燒肉,沒有幾兩肉。面泛油光的中年男子操著粗鄙的對白,毫不隱藏的憤怒不服氣。深深的眼圈,清瘦的身體拖著沉沉步伐的女人,緊緊閉著雙唇,沒有多餘的表情。年輕的房客是當技工的男人,工作服和雙手永遠都有洗不掉的黑油,及肩的卷髮挑染幾條金毛,拖欠租金,發呆和睡覺以外就是對著手機傻笑發簡訊。隔壁是廉價租來的外勞宿舍,說的孟加拉語,你聽見的是離鄉背景和安全隱憂。


  牆上掛著流動攤販那裡買來的盜版迪斯尼時鐘,已經停擺在不知道哪天白天還是夜裡的二時四十分。


 


 


*****那棟很老的鋪面二樓,歪歪斜斜的架著鐵支的窗戶裡面,蒼白的日光燈管下,我想像出一堆無聊透頂的故事。跟《天水圍的日與夜》單調的故事一樣,沒有高潮沒有狂歡甚至悲慟,每天不斷重複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這就是生活

11/15/10

天使之城(二):出發

      我們計畫了五天的行程。


 


由於是捷星航空早上七點二十分新加坡起飛的班機,我們前一天晚上就拖著行李,搭公車越過長堤往樟宜機場方向出發。星期天的晚上越過長堤往新加坡的人潮是很可觀的,更或著是令人震撼的───如果你知道了前往新加坡工作的馬來西亞公民和成為新加坡公民或著永久居民的馬來西亞人的數據。數據,冷漠異常的數字標示著鐵證如山,你不得不懾服的,為了更好的生活,每天有數以萬計的大馬人庸庸碌碌的湧向對岸,享受著新幣兌換馬幣帶來多一倍的收入。而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會為新元兌換二點三令吉屈服(最近又升值了是二點四吧?)


     


我們沒有選擇剛剛通行新柔的旅遊巴士,直接前往機場,而是選擇相對於比較繁瑣的路線,乘搭川行於新柔之間的170路公車,在過了關卡不遠的克蘭芝地鐵站下車,轉乘地鐵前往機場。拉著行李,我們十足觀光客的行頭,給我們在這座可能不這麼熱情的島國上迎來了旅程中第一個好人。微胖的中年婦女,說英文,問我們要到哪裡去,然後熱心的提醒我們應該在Tanah Merah站轉換地鐵線,並且在到站時提醒我們該下車了。我不住的回頭跟她點頭道謝(可見我真的很感動啊)。


 



(圖:我們偷拍善良安娣的背影。)


 


找到了第一航廈的登機門的位置後,我們在豪華的第三航廈抵境大廳找到了麥當勞,然後無意義的瞎玩鬧到深夜。再找張長凳,用鴨舌帽遮見不得人睡相還有大廳異常耀眼的聚光燈,和其他陌生的旅人一起渡過一夜。


 


 


     


篇外:我突然有這麼一種想法,自製一大堆的「你是好人」卡,發給路途上遇見的每一個好人。後面寫著:NICE TO MEET YOU! Thanks for helping.再來一種「微笑卡」,謝謝你善意的微笑。You have a contagious smile. YOU MAKE MY DAY!:)


 


 


交通資訊


 


從新山至新加坡,除了原本的SBS Transit 170號公車和Causeway Link黃巴星運旅遊(Transtar Travelhttp://www.transtar.com.sg/跨境巴士201093正式投入服務,直接從新山出發到樟宜國際機場和聖淘沙名勝世界


 


新加坡公共交通服務: http://www.smrt.com.sg/


地铁站()http://www.smrt.com.sg/trains/network_map.asp


过站时间图:http://www.smrt.com.sg/trains/train_timings.asp

11/10/10

【文案】ART KINGDOM

圖:感謝暖暖提供的照片。

美工刀輕輕劃過紙 呼吸一座雨林
用0.4的油性筆描後現代的輪廓
輕輕的擦痕和殘留的鉛筆線是文明遺跡
側耳傾聽
你可以聞到窸窸窣窣的密語訴

我們信仰著最純粹的信仰
午後時光從舌尖齒隙品茗的咖啡香馥,還有
一口接一口咀嚼的浪漫PIE

 

我們是寬柔中學美術學會2004年畢業生。

在畢業之際成立一座夢想之城「亞特王國」(音譯自:ART KINGDOM)

年少時的我們在新山最古老的廟,為這座虛擬之境似模似樣的求來一枚上上籤,換句現代說法是事業運五顆星。

我們相信這籤諭示著一種詩意的連結,無論我們被命運牽往何處,都能夠再聚首。一磚一瓦築起我們的城。

 

2010。

而今,因11/27在新山免稅商城(ZON)的Rhapsody Crazy Market拉索迪狂想市集把我們又聚在一起。

有點倉促的決定:這.次.我.們.要.去.趕.集。

應主辦單位的要求,我們在FACEBOOK開了粉絲專頁,ART KINGDOM

會在近期儘快把資料上傳補齊。歡迎你來我們家作客。


10/28/10

【新詩】劫後餘生

我想像一條迂迴的山路


亞熱帶霧靄瀰漫的冬季已過


發芽的嫩枝不是初生的蓬勃生命是


劫後餘生


經過一季漫長刺骨的寒風


蒼白發紫的薄唇如何言說


一具具面容枯槁的靈魂

10/10/10

【新詩】花衣魔笛手

 



 


樹林里渺渺的霧靄中瀰漫著細緻輕柔的晨曦


花衣魔笛手是哀艷的靈媒


從清晨的迷霧之中顯現


ㄧ如花間的精靈溫柔的眼光輕盈的步履


僅留下淺淺的足跡


沒有童年才有的纖細的心就沒有辦法發現


魔笛不是慶賀是預告送葬的嗩吶


牽著孩子的手玩著單調的童玩


說再見


花衣魔笛手吹奏的迎新樂

10/2/10

天使之城(ㄧ):行前紀事


因為外祖母擁有泰裔血統,而我從她那裏遺傳來了大眼睛和彎長的睫毛,以至於我對泰國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誼,糾結難以釐清的,像是面對遠房親戚,你覺得他陌生而疏離,卻又牽扯著「血緣」同源的親暱。


 


這次複習了大學僅修了一個學期的泰國語,祖先說的侗傣語系的一支,我笨拙而粗糙的牙牙學語,生澀地拼出圓滑的舌根音與滑稽的彈舌音。再來網購買回簡體中文版的泰國寂寞星球,到背包客棧尋找資料,尋訪部落客的旅行紀事。曼谷這座想像中金碧輝煌的城市氤氳著金黃色溫暖和煦的色彩在不斷的琢磨、搜索中,一座城市的輪廓逐漸成型,像是拼圖遊戲,把空白逐一填上,在腦子裡構圖草擬出了曼谷的雛型。


 



 


旅遊資訊


 


背包客棧: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