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10

【新詩】劫後餘生

我想像一條迂迴的山路


亞熱帶霧靄瀰漫的冬季已過


發芽的嫩枝不是初生的蓬勃生命是


劫後餘生


經過一季漫長刺骨的寒風


蒼白發紫的薄唇如何言說


一具具面容枯槁的靈魂

10/10/10

【新詩】花衣魔笛手

 



 


樹林里渺渺的霧靄中瀰漫著細緻輕柔的晨曦


花衣魔笛手是哀艷的靈媒


從清晨的迷霧之中顯現


ㄧ如花間的精靈溫柔的眼光輕盈的步履


僅留下淺淺的足跡


沒有童年才有的纖細的心就沒有辦法發現


魔笛不是慶賀是預告送葬的嗩吶


牽著孩子的手玩著單調的童玩


說再見


花衣魔笛手吹奏的迎新樂

10/2/10

天使之城(ㄧ):行前紀事


因為外祖母擁有泰裔血統,而我從她那裏遺傳來了大眼睛和彎長的睫毛,以至於我對泰國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誼,糾結難以釐清的,像是面對遠房親戚,你覺得他陌生而疏離,卻又牽扯著「血緣」同源的親暱。


 


這次複習了大學僅修了一個學期的泰國語,祖先說的侗傣語系的一支,我笨拙而粗糙的牙牙學語,生澀地拼出圓滑的舌根音與滑稽的彈舌音。再來網購買回簡體中文版的泰國寂寞星球,到背包客棧尋找資料,尋訪部落客的旅行紀事。曼谷這座想像中金碧輝煌的城市氤氳著金黃色溫暖和煦的色彩在不斷的琢磨、搜索中,一座城市的輪廓逐漸成型,像是拼圖遊戲,把空白逐一填上,在腦子裡構圖草擬出了曼谷的雛型。


 



 


旅遊資訊


 


背包客棧: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

10/1/10

旅行的意義

在沙發上呆坐,從一個看似毫無關聯的事物開始,跳躍式的思考輾轉帶你回到某一段你早已經遺忘的時空。你瞥過昨日的風景,可能是很溫馨歡愉的記憶,可能是讓你打冷顫的憾事,你發現不同的時候不同的角度回顧過去,可以帶你走過一段「經驗旅行(驚艷旅行)」。單純地從一個地點到另外一個地點,一個時空到另一個時空,就是旅行。


旅行形式的選擇沒有好壞之分,旅人抑或觀光客這個謂詞沒什麼關係,隨你的喜好,選擇一種旅行的方式與態度。 你可以坐在遊覽車,跟著導遊的解說迅速瀏覽某個地方,而不用自己去翻閱各種書籍、到各個網站上搜索資料,就可以走訪一個個風景名勝,享受著雍容華貴的套房,購買時尚,享用著廉價的高品質服務和高價碼的劣質服務,或俗稱「物超所值」和「花錢買罪受」的光顧。 要是說某些旅遊景點過度開發帶來的文化、生態的破壞,縱使覺得很痛心,但我卻比較傾向於坦然接受,畢竟追根究底是谁的過失也說不清楚了。 


或者,你可以背著一身的僅有家當,穿著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洗過的牛仔褲,肌膚曬成健康的小麥色,住擁擠的旅舍和陌生人同房,也可以到旅遊網站認識的熱情網友家裡作客,可以用走的就不搭車,跟路人聊天,跟當地的小朋友玩耍。當一個看起來貧窮,卻富有得不得了的旅人。   


又或者,到荒郊野外,紮營生火,跳進冰涼沁心的河水裡,夜裡聽蟲鳴,辨認星宿。 


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段美好時光。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就算是從你住的地方搭趟公車就可以到的地方,你在一家從來沒有去過的咖啡店,吃著烤麵包喝咖啡,偷聽鄰座客人的對話。你的生活可以這樣隨時來一段小小的旅行。生活中的驚喜,無處不在,如影隨行。


載於2010年9月23日 《星洲日報‧副刊‧星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