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10

我和我的失語症

我失去我的嗓子,痛苦不已的掐陷自己的脖子,困難的發出被壓扁的嘶啞的殘破聲音。我蹣跚的走到村邊晦暗潮濕小樹林裡的秘境,向巫師祈求喚回我的聲音,卻必須失去雙腳。那是某種咒語,獻上你的雙腳為祭。人魚公主最後還是化作泡沫,沒有和王子幸福的廝守至老,如此提醒自己。


螢光綠色的黏稠液體在大釜中不斷滾燙的冒著巨大的氣泡,空氣中氤氳著著詭魅邪惡的霧氣。裂開一口厚茶煙漬的黃牙,咀嚼著滿口咒語,瘦白凹陷的雙頰突出顴骨,巫師顯得隱晦高深莫測。


即使贖回了聲音,還是沒有辦法說出口的,我和我的失語症。


 


咖啡館/馬盛輝


 


是貪戀


你離開後


微微的缺氧


武俠小說中


愈是無色無味


愈是劇毒


 


因此


我掛上耳機


靜靜讀報


喝咖啡


很辛苦地


若無其事著


 


趁著長跑結束魂魄未定時,假冒勇氣之名,終究「我喜歡你」四個字都說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