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5/10

Let’s stuck with the rotten country!

我並不會覺得離開馬來西亞就要被掛上「崇洋媚外」、「不愛國」的罪名,每一個人的心靈故鄉不一定要是他出生成長的地方。但是如果要讓「馬來西亞很爛」做為非走不可的唯一理由,我卻會有一點打從心底的輕視。摘一段文字,共勉之:


                            


「是 的,馬來西亞可能是一個很爛的國家,可是收拾行裝離開並不會減輕其腐敗的程度,或變得更好。反之,這只會提供更多的機會給種族主義者、貪污者和他們的同夥,把這個國家弄得更糟糕。不要離開,不要置身事外,除掉那些害群之馬吧。那麼,馬來西亞才可能不會變成一個差勁的國家。」


~<我們無法擺脫的爛國家>,張清水/20101月號《亞洲眼》


 


沒有/無法離開的人Let’s stuck with the rotten country!


 


 

01/15/10

【修練】油畫(二)

窗台和石鋪成的路,我留在最後要完成的細節。


【窗台】:我喜歡透過老舊窗台想像過往在那裏生活過的人。比如說旅居台灣的日子,我在台北曾經最繁華的大稻埕(現是有名的年貨市場迪化街),望著那夾雜在重新裝潢的店鋪之間,色澤黯淡(你似乎可以聞到那時光鑿下的潮濕霉味)的老舊窗台,想像推開的木製窗後穿著旗袍的歌女,燙著那時候最新式的髮型的小姐,新婚先生正準備出門上班,或者母親在追逐著頑皮年幼的孩子這些。那些積著塵,生鏽的鐵窗,破漏的屋瓦,爬滿藤蔓植物的老舊窗口後面,那些曾經是那麼繁華的年代裡頭那些真實存在過的生活瑣事或者大時代的美麗與哀傷。想像,就已經這麼動人。


【路】:我喜歡古書上記錄的,那些砂石飛揚、風塵僕僕的路,有的時候你必須側讀才會發現的滾滾紅塵,比如說《莊子》一書中,有一句寫到:「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奔馳在路上的駿馬,身後揚起霧一樣重的塵土,熱的、燥的、土黃色的,生氣勃勃的是動態運行的生命生生不息。古道,它承載了幾十代人、好幾世紀的故事。巴黎的古道,馬車咯噠咯噠走過石子鋪成的道,轉角,然後不見。


圖,待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