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09

再見寶島

非常喜歡大前言一先生說過的關於旅行的一段話,大概是這樣的(是我從米力的部落格中讀到的):

旅行的美好,不在於名勝古蹟,而是能夠有一段飄泊的時間。



我很喜歡在一段忙碌的日子過後,找一個獨處的時間,沉潛、隱匿。

我要首先說明,這是一段不太愉快的旅行紀實。今年夏天,在還來不及準備的情況之下我跟從馬來西亞來台旅行的舊同學Y一起開始了一次旅行。

我覺得對於旅行同伴的選擇是其中一項影響屬於個人的旅行品質的重要關鍵。但是每一個人對於旅行的定義和要求都不盡相同,有的人喜歡任由遊覽車從一個地點載往下一個目的地,有的人喜歡仔細探索品味當地風土民情。這樣對於精神層面上,或許會被認為「不近人情」的追求所引發的暴怒,或許在我的生活中也可搜尋到這樣孤僻詭異個性的蛛絲馬跡。

我對旅行的態度,近於虔誠。

這次的旅行無疑在某一種程度上給我製造了一些痛苦的精神折磨(或許也是對她的折磨?)。從馬來西亞過來台灣的朋友Y,非常典型的依賴型。我猜想他是很不貼心的:「我是去找在台灣生活了四年的朋友,她可以給我推薦好行程的。」於是不認真(或者根本沒有)搜尋資料,我看到的是一本只關台北的旅行書還有來自旅行社行程安排的簡介單子。不知道高鐵、台鐵的票價,不知道太魯閣是什麼,不知道一趟的行程需要多少旅費。

我已經不斷提醒自己不要抱怨,學習寬恕。但難免字句間還是有怨氣的,請相信我已經將它降至最低點了。沒關係,當然現實生活中的旅行不是你在旅遊書籍中看見的這般完美,偶爾有一些瑕疵才更加真實。



臺北─────高鐵─────台南

出發,選擇了高價的高鐵,為了節省時間,也嘗試從未有過的陸地上的高速體驗。

在台南,我們的旅行是用走的。友Y不會騎腳踏車這件事情我頗為介懷。旅行台灣,離開台北以後交通並不是太方便,如果不會騎機車(摩哆車)或者沒有駕照,對於清苦的學生(旅人)來說,腳踏車是一項基本技能。於是,在赤陽下不停的行走數小時以後,在旅行的第一天就已經磨光我對Y的耐心。

台南是古蹟堆砌的城,民間信仰的香火燒了幾個世紀。

台南──火車──高雄──客運──屏東‧墾丁

後來我任性的認為是你們給我的太美好,以至於無論如何我都無法再跟其他人回到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去年我跟姊妹淘去過的墾丁和花蓮,那次的經驗太愉快,請容許我在這一次跳過這一段風景。


枋寮─────普快列車─────台東

余光中的詩<車過枋寮>被鑲嵌在枋寮站車站大廳。
詩云:
雨落在屏東的甘蔗田裡

甜甜的甘蔗甜甜的雨

肥肥的甘蔗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從此地到山麓

一大幅平原舉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長途車駛過青青的平原

檢閱牧神青青的儀隊

想牧神,多毛又多鬚

在哪一株甘蔗下午睡



雨落在屏東的西瓜田裡

甜甜的西瓜甜甜的雨

肥肥的西瓜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從此地到海岸

一大張河床孵出

多少西瓜,多少圓渾的希望

長途車駛過纍纍的河床

檢閱牧神纍纍的寶庫

想牧神,多血又多子

究竟坐在哪一隻瓜上



雨落在屏東的香蕉田裡

甜甜的香蕉甜甜的雨

肥肥的香蕉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雨是一首溼溼的牧歌

路是一把瘦瘦的牧笛

吹十里五里的阡阡陌陌

雨落在屏東的香蕉田裡

胖胖的香蕉肥肥的雨

長途車駛不出牧神的轄區

路是一把長長的牧笛



正說屏東是最甜的縣

屏東是方糖砌成的城

忽然一個右轉,最鹹最鹹

劈面撲過來

那海

說枋寮是黑珍珠(蓮霧)的故鄉。我們從這裡離開,意外的搭上了「自然風」的普快列車。手動拉開的車窗,像七、八十年代電影場景出現過的。

 

在這樣不愉快的旅程中,我嘗試找尋快樂的理由。普快列車就是這樣一個意外的收穫。車窗需要手動喀啦喀啦的往上拉,車廂內的電扇起不了多少散熱的作用,我們這一節列車裡加上我們只有5個旅客。兩個自助旅行的小女孩,青春陽光,看起來像才剛高中畢業,表現得非常興奮,好像已經嚐到了旅行甜美的果實。還有一個有點陰沉的背包客,當火車駛過一片漂亮的太平洋,他拿著專業攝相機默默的欣賞著那海,陰沉依然,我看不出甚麼情緒來。

我在列車上用我的LOMO DIANA+拍攝老舊場景,用紙和筆寫紀錄當下。
我很久沒有這麼做了:

 

熱氣蒸騰的小碎石鐵道,山隧裡吹過沁涼的風。
沒有冷氣的「普快列車」,老舊的車廂與啪噠啪噠的電扇,藏青色的座椅,右側風光是一片湛藍的海與天,然後是蔥翠的山和豐收的田。
彷彿時空座標錯置的,那老舊的黑白電影出現過的蒼白的場景,誰倚坐在車窗邊,開始了一場漫長的旅程……

    

台東─────自強號─────花蓮

 

早晨,本來兩人去太魯閣的行程我讓Y一個人出發。送走了Y,我在麥當勞點了一份七號大餐,大口大口的吃掉甜膩的pan cake搭配研磨咖啡。小小的城的背面是山對面是海,我一個人在路上來回的渡著,對於這個第二次停留、美景氾濫的城鎮,我還是忍不住要佇足凝視著那披著雲霧高聳的山。然後回到「木頭森林」民宿上網搜索花蓮市名氣咖啡屋,中午帶著自繪的粗糙地圖,騎腳踏車找尋一間稱作「神品」的咖啡館。吃了一頓撐死人的美味,焦糖歐蕾,還有玫瑰咖啡。

終於。我找到了跟自己安靜相處的一天。

或許,沒有幾天來的「磨練」,這天,不會這麼甘美。

注:照片是用lomo diana+拍出來的。120底片用了普通的負片和黑白兩種。關於lomo我還在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