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7/09

我的青春小鳥

毫無章法的整理了一些照片。那些我在台灣的記憶。

圖:鏽上名字的僑大制服。

僑大作為我在台灣四年半生活的起點。
我從一個吊兒郎當的統考美術科的失意人,轉而說服自己向選擇純美系以外另一個理想---中國文學系大步邁進。
第一次離家。第一次的住校生活。第一次,學會對自己負責任。
在這裡,我們的過去都必須被抹掉,那是好的,我亂七八糟的青春可以在這裡從頭來過。

然後我分發了到了一所當年在台灣留學講座直接忽略掉的大學。
有很多人欽羨的說我是一個高材生。
他們不懂,
其實,說我是一個幸運兒比較恰當。





大學一年級就在保健中心一直做到大四畢業前。


我很幸運,木訥的我一直都遇到好人。





從僑大一直走到今天的友情,已經像家人一樣了。
(我第一次像個真正的女孩,為捉摸不定的朋友關係猜疑、哭泣。)







我的文章中不斷提到的好友P。
想要對你說的話大概可以寫成一套《永樂大典》。(p不要問我為甚麼不是《四庫全書》,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用《永樂大典》做比喻。)
如果說一輩子如果能夠找到一個知己就很難得的了,那我已經是那個幸運的人了。

我從來都沒有想到,從此以後我們要恨難恨難才能夠見上一面。
所以,請你一定要幸福。

我還沒有學好如何說珍重、再見。
當你要離開的時候,我們可以不可以假裝隔天我又可以搭236公車,在你的宿舍門口出現,嚷嚷著政大真是一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我很不想這樣的,一個人的時候,想著這樣的場景,我總要孤單的偷偷哭泣。


沒有關係的,這是青春該有的痛。

07/7/09

我是蘇菲亞

SOPHIA

有一些人對於我叫蘇菲亞總是帶著好笑的表情表示「那是甚麼外籍女傭的名字」,而我自己一度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像衛生棉品牌。

很普通很平凡,不是刻意在甚麼《女洋名大全》之類的書本裡找的,名字是這樣來的
我大一的時候在師大附近一間家庭式餐廳打工。那個可愛的阿姨總不記得我們的名字。他管我叫蘇菲亞,說我跟那個叫做「蘇菲亞‧羅蘭」的女星長得很像。(我真心希望她說的是年輕時候的蘇菲亞‧羅蘭。笑。)

媽媽說SOPHIA這個名字她一聽就覺得好聽(只是憑感覺,她說不出甚麼所以然),她很喜歡她的女孩叫蘇菲亞。

JIN-TA-RAA和SAYURI

大學時代我選修了兩種外語,日本語和泰語。程度應該也都已經迅速的退化到問安而已。

泰語老師給我們取了泰文名,跟著我的中文名字取了一個跟「賢慧」相關的名---JIN-TA-RAA,雖然朋友們都笑說名字跟本人個性大相逕庭。
好像,能說一兩句泰文、取了一個泰文名字就能夠跟我身上流著的一點點的泰國人的血統有一些血脈相連的踏實感。
我喜歡我黝黑的皮膚、一些人覺得不太像華族的面孔,這樣好像都能夠讓我跟親愛的婆婆再靠近一點。這樣的感覺很好,很溫暖。

而小百合(SAYURI)的名字取得有點很倉皇(笑),我說P你學西班牙語有西班牙文名字真好,我也想取個日文名,P說你就叫那個《藝妓回憶錄》裡章子怡的名字「小白合」,就這樣我成了「芸者さゆり」。:D

-------------------------------記生活,
恭喜我自己,我畢業了。
暑假期間仍逗留台北,(只是我不知道還該不該稱其為「暑假」,或著改稱「待業期間」),開始出現畢業憂鬱症的症狀,
儘管大家都覺得我根本就很會安排我自己的人生。

努力的放空努力的學習,努力的背英文單字為托福考試而努力,努力的看電影,努力的瘦身。
然後突然不知道努力為了甚麼,
現在我知道非常需要強迫自己大量運動和曬太陽,以製造大量腦內嗎啡,跟腦袋裡蠢蠢欲動的舊疾抗爭。

祝我好運。

這段時間要趕快回到生活正軌,整理4年來的學習和收穫。

晚安,台北
2009。JULY 8 
00:17